二嫂

鸽你但爱你

【彬廷】莽撞

郑锐彬活到此时此刻,还没怎么做过出格的事儿。该上学上学,该恋爱恋爱。表演学校学的是正经表演,恋爱就找文静漂亮的小姑娘,姑娘爸妈都认识他,一回逛街时候还碰上了,姑娘妈妈心满意足,感觉自己的准女婿是个帅哥,姑娘爸爸气鼓鼓不看他,好像一条吹起了气的河豚。后来分手了也是个好分手法子,没整出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两人面对面坐麦当劳,人手一杯咖啡,“我们分手吧。”

“好,祝你幸福。”

姑娘走了,他感觉有点饿,又买一汉堡,啃了。

这是他郑锐彬的性格,不出格,很稳重。

直到他来这儿参加这个操蛋的综艺节目。看见那个笑眯眯的漂亮男孩。天,他这辈子头一回感觉自己hold不住了。

其实本来他挺纳闷的。虽说是节目里“小鲜肉”的一员吧,但是看着周围一群身着统一学院制度,涂脂抹粉擦口红的大老爷们儿,他眯着眼睛望着头顶的镁光灯,心想,奇了怪了,现在小姑娘都喜欢这样的嘛?有什么可喜欢的?郑锐彬擦了擦额头的汗,忽然想起来脸上还有妆,怕把粉底给一起擦了。

然后他就看见坐在前头的那个男孩儿了。

那人在和同公司的伙伴们窃窃私语,皮肤白,嘴唇红,眼睛是黑白分明,很漂亮的样子。郑锐彬觉得那人长得很像画里出来的,举手投足带着美,总之和寻常人不同,郑锐彬眼睛离不了他了,卯足了劲儿想看那人,又卯足了劲儿假装不在看。天灵盖嗡嗡嗡的直振,因为热乎的血在往头顶冲。他攥住自己的膝盖,手心里冒汗,他希望通过攥住自己的膝盖来攥住自己敲锣打鼓噼啪狂跳的心脏。

他想,那人肯定学过跳舞。他小时候看电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跳舞的人,都美。

郑锐彬不能保持得体了。

他们这些准明星,看着坐在那里自然的谈笑风生,其实脑子里有另外一根弦儿。

那根弦儿是一台摄像机。一台时刻对准自己的摄像机。那台摄像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得检视着那个名叫“郑锐彬”,或者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漂亮偶像的一举一动。他们笑了,脑子里想的是,自己笑的好不好看,粉丝会喜欢自己笑吗?他们哭了,其实也在偷偷观察粉丝的反应。

可他的那台摄像机,现在对准了那个男孩,全然管不了自己了。男孩笑了,男孩揉眼睛了,他困了吗?男孩多大了,比自己大吗?

哦,导演助理喊出了那个男孩的名字——朱正廷!还有两个就到你上场了,你准备一下!

朱正廷拉住助理,说了些什么,他看见了朱正廷的身体,肩膀下连着背,再往下处是腰,腰不算太细。他穿了一条黑色的裤子,下半身在暗处看不太清晰。郑锐彬仿佛第一次认识人体一般,躲在暗处自己探究朱正廷的身体。

肩膀下面连着背,再往下处是腰。

郑锐彬心里有想法了。这种想法与他之前追姑娘的想法都不同。

截然不同!

那些个姑娘的肩膀,背和腰,他从未想过仔细探究。他要保持绅士,碰触是为了表达爱,而不是碰触本身。可朱正廷的肩膀、背和腰,他控制不住的去盯,去看,去探究!这种探究与爱无关,能是爱吗,俩人第一次见面,俩大老爷们儿,他跑过去哐铛抱住对方,“朱正廷我爱你!”

像话吗?不像话。

郑锐彬可以对天发誓,他只是想摸一摸那人。不干别的,无关爱。就像遇到一条漂亮的围巾,大家总想摸一摸手感如何。郑锐彬准备下了节目就去同那个男孩套套近乎,他已经记住了那个男孩的名字——朱正廷嘛!

他还知道那人是上戏学跳舞的了!可以与自己做一做好朋友,因为自己也是戏剧学院的——中央戏剧学院。再正常不过了!

郑锐彬没发现,平日里从不与陌生人多打交道的自己,已经为了突如其来的欲望,准备好去社交一番了!他脑子里已经编排好一系列计划,预备同朱正廷正儿八经成为友好的伙伴。

莽撞,太莽撞。

最莽撞的是,郑锐彬一门心思想着朱正廷,头脑里的那台摄像机没工夫管管自个儿的模样,到了也没发现自己哪里莽撞了。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