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彬廷】不虚此行

郑锐彬推开门吓了一跳,因为他没想到,朱正廷穿着一身墨绿色丝质睡衣,好端端坐在床边,正在泡脚。屋子里有些闷热了,也许是长久没有换新鲜空气,也可能是炉子烤的猛。郑锐彬看见,朱正廷赤白的脚踝露了出来,在六角铜盆的金属光泽映衬下,显得格外有粉红色的肉感。

屋外头是冰棱挂地的严寒之境,而屋内却是穿着轻薄衣物的朱正廷正在洗他的大脚,郑锐彬忽然觉得这样的对比十分有美感,心里升腾起一股子难以言说的快意,他心知肚明,这种快意不是什么好想法,甚至有点下流,于是就收起了嘴边的微笑。

“你怎么来了啊?”朱正廷看到郑锐彬来了,表现得十分愉快,两颊白嫩的脸肉上飞升出红晕来。“我看看!带了什么好东西!”朱正廷来劲了,因为他早就看到郑锐彬手里拎了一只油纸袋子,里头装着的一定是他最爱吃的卤水、板鸭之流,正在这间密闭的屋子里散发出奇异的肉香,让朱正廷忽然感觉腹中空空,不停得吞咽口水。

“哎,你别动,小心洗脚水溅到裤子上!”郑锐彬笑眯眯止住了朱正廷的动作,一面把手里头那点“上贡”的宝贝藏到了背后。朱正廷有些不满,他实在是饿了,于是扁起了一对红嘴巴,“我不泡啦,水都不烫了。”朱正廷细瞧了眼郑锐彬,“唉,你身上什么味?好哇你,你学人家抽大烟?”

郑锐彬扯开胸前的枣红色领带,“非也非也,此乃淡八菰。”说罢,郑锐彬掏出一包方形纸盒,抽出一根,朝着朱正廷一挑眉毛,“你尝尝?有点甜呐。”

“不要了,这不就是香烟嘛,还扯什么淡八菰,假绅士!我看你是个八哥才对,每天叽叽喳喳的。”朱正廷奚落了自己这位朋友一番,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他把自己一双脚从盆里提了出来,“王妈!王妈!擦脚!擦脚!”

王妈应了声,突突突走了进房门,手里拿了一块白布,“我来吧。”郑锐彬接过了王妈手里的擦脚布,摊开在手里。“朱少爷,请吧!”

朱正廷毫不客气得将两只肉白大脚送到了郑锐彬的腿上,仍凭郑锐彬将自个儿的脚揉圆搓扁,擦上擦下。“唉,干了都。什么好吃的?”郑锐彬替朱正廷擦干了脚,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他那双脚上去了。他低下头打量,感觉朱正廷的脚和自己的也没什么不同,至多是白了点,秀气了点,脚趾嘛是一粒一粒圆球形的,好像一串佛珠手镯,又很像某种葡萄果实。色泽是浅浅的粉红,也许是刚烫了脚罢,隔着布摸在手里有一些温热。郑锐彬戳了一下朱正廷的脚趾,感觉像是得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一样,然后笑了。

“你干嘛!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朱正廷一脚蹬了一下郑锐彬的肚腩。“唉,快给我吃点东西吧,饿死我了。”朱正廷侧倚在了床沿,看起来像是一只讨食吃的小白狗。

郑锐彬这才捧出一袋子宝贝来——竟是一只完整的肥滋滋冒着热气的,猪耳朵,切成了细条,泛出油亮的光。朱正廷乐了,他高兴得咧开了嘴,嘴角还有一点亮晶晶的口水。郑锐彬找了副筷子,好让朱正廷方便夹吃。等朱正廷开始大嚼特嚼,满口荤油,郑锐彬才长叹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朱正廷,然后缓缓开了口,“正廷,你爹的那批烟土,”郑锐彬低下了头,脱掉了身上的褐色格子呢大衣,露出了内搭的马甲和白色衬衫,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嗯?”朱正廷吃得起劲,没怎么听清楚。

“我说,正廷,吃奶糖。”郑锐彬又掏出了一颗包装精美的奶糖,放到了朱正廷的枕头底下,“我不爱吃甜的,给你吃。”

朱正廷嚼完了嘴里最后一口猪耳朵,噗嗤一声笑了,“你紧张什么,我爹的烟土怎么了?唷,你消息灵通,这事儿昨儿才敲定,你这就知道了。” 朱正廷伸了个懒腰,半截肚子露了出来,这给了郑锐彬一种暗示——朱正廷难道不像一颗熟透的甜荔枝吗,只要他拨开果皮,便可以得到鲜嫩多汁的果肉。

“他们大人的事儿啊,我不大懂,你别和我说了。我看你也在不懂装懂,哈哈哈。”朱正廷发出了愉悦的欢笑声,笑声清脆得像一只黄鹂鸟。

床上的枕巾是珍珠粉色的云锦布料,枕芯内填充了柔软的棉花。朱正廷就这么斜躺了下去,捞起枕下的奶糖,拨开包装纸把糖送进了自个儿的嘴巴。

“你呀,本事不大,野心不小。你天天替我爹做事,我爹也不器重你,他压根不拿你当回事儿!不如,你替我做事吧,你替我做事,我给你,嗯,给你好多好多的钱,怎么样?”朱正廷笑眯眯瞅着郑锐彬,看起来一派天真,两条粗眉毛扬起。

“替你做事?做什么事?”郑锐彬闻到了朱正廷嘴里的奶糖味儿,一股子甜甜腻腻的香气从朱正廷的嘴里飘散到了空气中。

“嗯,很简单的。你要不要试试?”

朱正廷躺在床上,褪去了下身的裤子,把自个儿的玩意儿掏了出来。“郑锐彬,你亲亲它,然后乖乖脱了裤子让我上一次,那批烟土就归你管。”朱正廷大张开双腿,把自家兄弟握在手中,斜着眼看郑锐彬,“怎么样?”

郑锐彬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没有听清楚朱正廷说了什么话,眼前的画面倒是清晰的很,他眼看着朱正廷的一举一动,其实,他本来就很想和这位有着美丽外表的阔少发生点肉体上的关系,现在这位阔少居然自己脱了裤子,主动要把屁股送给自己,郑锐彬一点没觉得自己哪里收到了侮辱,甚至他觉得很是受用。

“好啊!”郑锐彬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但是他并没有亲一亲朱正廷那位粉红色的小兄弟,而是跨开了长腿,将朱正廷翻了身,“啪”地一声拍打在了两瓣浑圆肉感的屁股蛋中间。

他骑坐在朱正廷的身上,感觉自己骑着一片闪闪发光的,由各色金银财宝编织而成的七彩美梦。郑锐彬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头脑正在突突突得跳。他扯开了皮带,解开了西装裤,嗯,从哪里开始呢?

他俯下身去,亲上了对方因为刺激而高高抬起的腰窝。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