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卜岳】青岛往北是北京 上

一



北方人搓澡,南方人不搓。北方人吃饺子,南方人吃馄饨。北方男人爷们,南方男人娘炮。地图炮哪个宿舍都开,要是遇上南北冲突,有时候还能打起来。好在他们宿舍一溜北方人,于是更加开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我…我我我跟你说,我我觉得南方人就是恶心。”卜凡凡嘴里叼了根冰棍,一边嗦冰棍一边说。



山东腔口音,灰色背心,篮球裤,平头。



“你又怎么了?”



岳明辉正坐在电脑前做ppt,漂过的头发又枯又多,张牙舞爪得在他的脑袋上炸开了花。电脑上挂着qq,三不五时得滴滴滴来消息。他没看那些消息,继续做着ppt。



“唉你知道吗,就我那那那个学长,马晓乐,他跟我告白了。”卜凡偷偷看了一眼岳明辉的反应,发现他没什么反应,就走到了岳明辉的身后,两只大手搭在了岳明辉的肩膀上。



“恩。”岳明辉仍然没什么反应,只是小声嘟嘟囔囔把卜凡凡手弄了下去,“热死了,别弄。”



“你听没听见我说的,我说,那个马晓乐,就是学生会的那个马晓乐,跟你一届的,他他他居然跟我告白了,你说恶不恶心,他居然是gay!我之前还和他一起洗过澡!”



“哎呀,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还跟我告白过呢。”岳明辉风平浪静,把盘在椅子下的左腿放了出来,盘的有点久,腿麻了。然后他从脚底下的纸箱里翻出了一颗橘子,想了想又摸出一颗,丢给了身后的卜凡凡。



“我靠?真的?他真,真和你告白过?”卜凡凡没顾上接橘子,猛一抬头,撞在了岳明辉的床沿上。



“真的啊,大一他就跟我告白过。我当时也是学生会的。”岳明辉掰开了橘子,嘴巴一动一动得吃起了橘子。“你别往心里去,他见谁追谁。”



卜凡摸着脑袋,眼睛直直得瞅着掉在地上得橘子,半天没说话。

“恶心。”



“你咋没告诉我这事儿?我咋不,不知道。”



“我大一的时候,你还在高中呢。”一屋子的橘子味儿,笼罩住一个岳明辉。在那片橘子味儿里,岳明辉冒出了一句,“傻。”



二



岳明辉研一,卜凡凡大二。

中秋节一过,卜凡凡就扁着嘴不高兴了。哼哼唧唧唱着周杰伦,“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岳明辉又坐在电脑前,写着“机器人在航天装备自动化装配中的应用”。



卜凡凡长腿一蹬,把一米外得阳台门踹得快散架。



“怎么了?”



宿舍没开空调,只开了电风扇,嗡嗡嗡挺吵闹的,岳明辉声音不大,很容易就被风扇得声音盖过,可卜凡凡好像听见了,岳明辉一搭腔,他就哼哼唧唧回答了。



“哥,我想吃螃蟹。想吃肥滋滋的螃蟹。”卜凡凡砸了砸嘴。



外头太阳大,电脑都看不太清楚,因为有反光。卜凡凡看见反光里映出岳明辉的一张笑脸,虎牙上沾着口水,湿漉漉在闪着光。



“咋的凡子,这是到哥哥这儿来讨食儿了吗?”



一口的北京腔,卷舌快要卷出花。



“说吧,你还想吃点儿啥,一块儿把菜名报了,没准儿哥哥今天写完了论文带你去下馆砸。”



“真,真的?”卜凡高兴了,一蹦三尺高,头快要撞到墙顶的蜘蛛网。



“哥哥还能骗你?”其实岳明辉哥们儿开了个饭店,今天开业,刚好是做海鲜的,他早就打算把凡子给稍上,准备大吃特吃一顿。



“请你吃大螃蟹,还有那虾!”



“哥你太够义气了。”卜凡凡搂住岳明辉的脖子啧啧有声得亲了两口,“baby你怎么这么好啊。”



“快别恶心你哥我了。”



隔壁宿舍飘来了一股火锅味儿,从窗户里窜了进来,卜凡凡猜测不是在偷偷煮火锅就是有人点了冒菜外卖。不管是哪一种,换作以往,他肯定要过去利用胳肢窝的优势将隔壁宿舍的一干小弟威胁一番,好分一杯羹。可今天,他闻着味儿,老老实实坐在了椅子上,一边打游戏,一边等待。



他等着他哥请他吃新鲜的大螃蟹,活虾子。一边馋着,一边想,他哥写的东西,叫什么来着——“机器人在航天装备自动化装配中的应用”。



我哥真牛逼。





三



岳哥最近谈对象了,是个北京姑娘,家里条件挺好,听说郊区还有套贼大的别墅。岳明辉还发了条朋友圈,拍的姑娘在海边的背影,和岳明辉手牵着手,岳明辉没露脸,只露了一只手——卜凡凡仔细看了,还把照片存到了手机里。



情场浪子岳明辉好像这次是认真的。



卜凡凡得知这个消息,三天没睡着觉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闭眼就能看见岳明辉的脸,还是笑眯眯的,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人说,“凡子。”



卜凡凡不知道多久没听到那人喊他凡子了,好像快一年了,也有可能已经一年了。



冬天宿舍有供暖,卜凡凡穿着短袖还是觉得身上火烧火燎,口干舌燥,嘴唇破皮。他给自己拨了一个橘子,一瓣一瓣丢进嘴里,吃掉了。吃完他就决定给岳明辉打个电话。



“喂,凡子。”电话那头似乎在外面,不是ktv就是酒吧,总之放着音乐,嘈杂的很。



“喂?”



卜凡凡一个人呆宿舍里,也不说话,忽然一开口,才发现嗓子是哑的。



“岳,岳哥。我是凡子。”



“嗯,我知道,怎么啦凡子?”



“没怎么,问候一下,听说哥你最近,谈,谈对象了。”卜凡凡舔了舔嘴上的死皮,然后咬了下来。



“哟,来八卦来了。”岳明辉声音没怎么变,听起来还是含含糊糊的,带一点北京腔。



半晌两边都没说话,最后还是岳明辉开了口。



“是啊,最近你岳哥谈对象了。嘿嘿,等着收你哥的喜帖吧。”



卜凡凡感觉嘴唇有点疼,拿手一抹发现被自己咬出了血,于是赶紧找了餐巾纸擦嘴上的血。

卜凡可能没听见岳明辉说的,因为他紧接着絮絮叨叨说别的事情了。



“哥,你啥时候再请我吃大螃蟹啊。”



“哥,我看你朋友圈了,你最近不要投,投资股票,我听我妈说最近股市不好。”



“哥,你嘴唇干不干?起死皮不要,不要咬掉,会出血的。我刚刚就咬破了。”



岳明辉很温柔得应着,离手机贴的很近,卜凡甚至可以听到那人浅浅的呼吸声。



最后,卜凡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哥,你知道吗?”



“嗯?”



其实我也是马晓乐。

评论(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