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卜岳】青岛往北是北京 下

怎么也得HE,预计会有番外





其实我也是马晓乐。



这话卜凡凡没说出口,只隔着电话吸了吸鼻子的功夫,他那点火花一样冒出来的勇气就销声匿迹了。“哥,你知道吗,我要回青岛啦。”



岳明辉在那头没吭气,一时间只剩下嘈杂的背景音。然后他说,“也是,毕业了,总要回趟家的。”那人打开了话匣子,“买票了吗,坐高铁还是坐飞机呀,凡子,听哥一声劝,还是坐高铁比较靠谱,上回你哥我去厦门出差,哎哟喂,那叫一个……”



卜凡凡没让岳明辉叨逼叨下去,他知道那人一开始说教就停不下来,于是他直截了当的说了,语气中还带着一点忿忿,好像自己越是直截了当,越能伤害到岳明辉一分半点一样,“我回青岛找工作,不回北京了。”



“哥,哪天聚一聚吧。”



卜凡凡宿舍的灯啪的一下子全灭了,估计是缴的电费扣完了,因为隔壁宿舍的灯还亮着呢。卜凡凡宿舍在学校的最南边,窗外直接是一条大马路,大马路的对面正在盖一栋大楼,这栋大楼从卜凡凡大一进校就开建了,现在已经在收尾阶段了,玻璃墙,太阳天会闪闪亮亮的反射光污染,弄得他们宿舍总是一片亮堂,很是刺眼。晚上了,反倒漂亮了许多,路灯霓虹照着大楼,把大楼衬得像琉璃塔一样好看。



“凡子,北京不好吗?”



卜凡凡发誓,他绝没有试图从岳明辉的语气里读出一点亲密和伤感,他什么也没有解读,眼泪却从眼角滑落了。他弓着背,因为怕给岳明辉听见而捂住了手机的收音,一抽一抽的独自伤心难过了。



“北京哪儿都好,就是,就是,”卜凡凡努力地平稳住呼吸,“它不要我了。”



岳明辉又没说话,电话那头嘈杂的背景音没了,应该是去了个安静的角落。“怎么了凡子?”



“不是,哥,哥哥,我给你分析一波,你听听我说的有没有道理,”一阵伤心过后,卜凡凡又努力恢复成了那个卜凡凡,灰色背心,篮球裤,山东腔口音,平头。“哥,我在北京实在呆不下去了,你知道吗,那天去招聘会,哎哟我老天爷,你知道吗,那hr有多趾高气昂你知道吗?人一问你是哪儿的,我说山东,人直接就不要了,哎不是我说,你们北京人也不是祖宗十八代都是北京人,只有平顶洞人才算是正宗北京人。”



岳明辉在那头轻轻笑了,“谁说北京不要你,我就是北京人,我能代表北京,我要你。”



“哥,你别唬我了。”卜凡凡又忍不住从岳明辉的话语里咂摸出一点暧昧的情愫了,“真的。”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是我亲弟弟,我能不要你嘛?哈哈哈,弟弟别难过,哥那会儿找工作也是跟你似的,成天胡思乱想。你听我说啊,你先别难过,一次的失败算不了什么,你记得以前咱俩在宿舍,我跟你说的,要……”



有时候卜凡凡真觉得这人温柔得像一口井,一口深不见底、波澜不惊的井。最温柔是他,那人说——谁说北京不要你?我要你。最残酷也是他——你是我亲弟弟。这两句话在他脑子里来回地打转,后来岳明辉再叨逼叨了什么他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卜凡凡就是在那一刻,最终决定回青岛。





回家半个月,卜凡凡整整胖了十六斤,从“高高瘦瘦”变成了“高壮魁梧”,裤子都有点紧,脸上轮廓也没那么分明了,略略圆润了些,总之,卜凡凡叫做卜凡凡变得合理了不少。



胡吃海塞呗,螃蟹,那都是大螃蟹,虾子,鱼,蛤蜊,扇贝,实打实往嘴里送。三盘打底,五盘不多。他大姑给他安排了个工作,在国企上班,说是下个月让他直接实习去。挺好的,听话呗。



“听你大姑的话,昂,别学你哥,搞什么摇滚!”



卜凡凡长了一张反叛的脸,到头来是却最听话的一个。好好上学,好好读书,找稳定的工作,一切都顺水推舟。日子也平平淡淡地过去,而他对岳明辉的想念并没有因为换了一个环境而减少一分。



夜里卜凡凡正刷着朋友圈,忽然刷出了一条岳明辉的朋友圈:跟大家汇报一下近况,还是决定把工作辞了去英国啦,拿到了心仪已久的offer,九月就走了,不要太想我!以后就是Dr岳啦~



然后那人发了张穿着白色衬衫的自拍,胸口敞着,露出一点痣,左手一杯咖啡,右手一个三明治,很惬意很自在的样子。手腕上戴了串佛珠,卜凡凡认出来了,是自己前年去乐山大佛买的,回来以后当个宝似的送给岳明辉了,而岳明辉却从来没戴过,这会儿却戴了。手指上一直戴着的情侣对戒却没了。



卜凡凡反反复复得看着那条朋友圈,忽然心里涌生出一点要干坏事儿的恶意,就一点点,那种反叛的勇气,同时裹挟着隐藏长达三年的爱,一股脑全冒了出来。这是卜凡凡能想出的最坏的点子了,想一想卜凡就有点心潮澎湃,跃跃欲试。他套上了睡裤,拉高了被子,一脸坏笑的入眠了。





强迫卜凡凡学英语,残忍程度不亚于逼一只小狗跳拉丁舞。



可这回是卜凡凡自己逼自己的。



谁能想到卜凡凡能想出的最坏的点子竟然是悄悄摸摸地考去岳明辉申请的大学。他读博,我可以读研嘛。他已经打听好了,岳明辉准备去格拉斯哥,一个他听都没听过的地方,听说是个牛逼的学校。



格拉斯哥的研究生没那么好申,雅思也没那么好考。可卜凡凡拿出了当年考大学的劲儿,又找了家靠谱的中介机构,他憋着劲儿,攒着胆儿,头发都要掉光了,只为了让自己变得优秀一点,好让自己更有底气和机会,去表达自己的爱情。卜凡的想法就是那么的简单,等去了英国,等岳明辉见着了他,等他抱住那个人,等他告诉岳明辉:



“哥,我来了,你还要我吗?”









青岛往北是北京,往西,再往西,再多走点儿,是格拉斯哥。

评论(2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