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卜岳】凌晨四点他们回了宿舍

明儿一早还有行程,九点多就得起床。他们已经陀螺似连轴转了小半月,完全没有休息的空闲。这会儿已经凌晨四点,刨去洗漱,满打满算至多还能睡五小时。这组合的队长岳明辉被卜凡叫醒的时候,整个人在车里睡的天昏地暗,脑袋上的头发是做过了造型的,还有残存的发胶在上面,所以看着并不是很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岳明辉的头发已经变得很乖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也没有过去那样炸成小狮子,只是乱蓬蓬的,从小狮子进化为小兔子。


很乖,卜凡摸了一把岳明辉的头发,心里这样想。然后他伏过身,用胳膊挡住助理的视线,总嘴唇在岳明辉耳朵上象征性碰了一口。其实让助理看见他也无所谓,他只是想偷偷的亲一下岳明辉——在此时此刻,不要让那个吻被别人瞧见了去罢了。


“醒了老岳。”卜凡轻声说。


卜凡也很困,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圈下面完全青了已经,嘴唇没有什么颜色,这让他看起来很憔悴。


岳明辉眼睛眯开了一条缝,脑子里混沌成一团,他穿着粉色卫衣套装,整个人看着傻乎乎的,简直不像个二十六岁的人。


他下意识就要往卜凡怀里钻,手都放到了卜凡的胳膊上,忽然,他醒了过来,瞄了一眼助理,助理在前面到处找手机,可能是落在公司没带着,于是他收回了手,转而在卜凡胳膊上撑了一把,下了车,然后两人并肩走着上了楼,回了房,卜凡先去洗澡,他洗澡快,一般是卜凡先洗。


岳明辉坐在椅子上发呆,他不困了。


浴室的洗澡声隔着门传出来,床头的香薰蜡烛燃着着,没开大灯,开的床头的顶灯。这是一间昏昏暗暗,又香气扑鼻的房。


此时此刻,岳明辉却在这间昏昏暗暗又香气扑鼻的房间里微微皱起了眉,他很惆怅,并且捋不清逻辑。


他们总是把握不好度,他们总是把握不好。已经很努力隐藏,却还是忍不住泄露秘密。他们之间有很多的秘密,从翻墙逃离大厂,到寻找屋内的宝藏。从一瓶共享的冰可乐到北京服装学院旁边的廉价旅馆。还有卜凡手机里隐藏相册里的大量照片,混乱的记录着他们的秘密,两个人的秘密。


恋爱秘密。


和同组合成员恋爱,听着很幸福,实则像是搞什么地下恋情。卜凡不是那种谈了恋爱一声不吭的人,卜凡喜形于色,怒显于眉。让他藏住一点喜欢,比登天还难,更何况他对岳明辉何止一点喜欢。他总是预谋拉着岳明辉的手昭告天下,当着所有人的面亲上一口岳明辉,或者拉住岳明辉的手,对着摄像头大喊一声 “岳明辉是我媳妇儿!”


这是卜凡能做出来的事儿。


但也卜凡只是想想,因为倘若他真的那样做了,第一个揪他耳朵的便是岳明辉了。岳明辉其实有时候挺受不了卜凡总想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公之于众的。


他爱卜凡,但他需要考虑的东西有点多。比如那边正直播呢,卜凡手就不老实的摸上他的腿,他含嗔含怒的白了卜凡一眼,一方面觉得直播时这样未免太过明显,一方面心里又很甜蜜。每当他纠结于此,卜凡手就用力一掐,他整个人又软了,甚至有点想要。昨天刚和卜凡做过,他的身体现在被弄的很敏感。


这时候,他又什么都不想了,随卜凡去了。


他可真喜欢呀,逻辑和道理算个屁。


刷微博时,他不小心看到自己和卜凡的小动作全被截成了动图,并且放大放慢,简直堪称耻辱,岳明辉两眼一黑,心里想怪卜凡,可又看到动图里的自己全无反抗的神情,反倒眼神痴迷,简直与卜凡一唱一和,狼狈为奸。好吧,岳明辉破罐子破摔了,最坏不过是让别人以为他们在炒作同性cp,在卖腐。只要他们咬死不承认,全世界都不会知道的。


岳明辉这样安慰自己。


他忍不住吃起了手,结果被苦的一皱眉,他忘记了李英超那个小魔王早上非往他手上抹了什么苦甲水,这会儿吃了一嘴的头孢味儿。太苦了这玩意儿,岳明辉穿着那件粉色卫衣套装,小脸被苦成了烧卖。


卜凡洗完澡,一推开门便是看到了哥哥那副逗人模样,真是一团粉色的烧卖!卜凡没穿上衣,下身裹了浴巾,老大的个子,水气蒸腾的就往岳明辉身上靠,“嘿嘿,怎么了老岳。”


“给我苦死了,这玩意儿忒苦。”岳明辉伸着舌头想把嘴里的苦滋味吐出来,可苦味并没有减少一点。卜凡立刻凑过去,用嘴巴捉住岳明辉的那一点舌尖尝了。


岳明辉一边坏笑着一边把舌头往卜凡嘴里伸,并且在卜凡嘴里搅动着,他打算让卜凡也苦一苦,本来他以为卜凡立刻放开他,没想到卜凡躲也不躲,专心致志和岳明辉接起了吻,并且伸出手从卫衣的下摆摸进去,捏了一把岳明辉的小肚子。


“我的小坏蛋,我的小笨蛋,”


卜凡在他耳边轻语,低沉的声音弄得他心脏狂跳。他腿脚不知该如何摆,便攀上了卜凡的腰,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出去,便覆上了卜凡的头顶心。


卜凡的头热腾腾又湿漉漉,他去触碰卜凡的头顶心,并且用手指轻轻抓了一下,卜凡便激烈地回应了一个又一个吻,俩人满嘴都是苦的,苦到了一处去,但是他们并不在乎。


就像他们不在乎挂着的时钟已经指向清晨的五点半,就算现在立刻去睡觉也只能睡三个多小时,就像他们不在乎他们还能在一起多久,今天明天糊里糊涂着过,就像他们至今仍未正式挑明关系,卜凡从前喊岳明辉老岳,现在仍喊岳明辉老岳,仿佛没有一点变化,只有上床时他们才能感知彼此之间确定存在的亲密关系。


不在乎,什么都不在乎。岳明辉脑海里飘荡着这句话,回响了几遍后,岳明辉忽然推开卜凡,“呀,我得先去洗澡。”


卜凡把岳明辉拉回身边,总下巴磨蹭岳明辉的脖子,他的胡子有些长出来了,胡茬磨得岳明辉有些疼,岳明辉又挠了一下卜凡的头皮,委委屈屈得说,


“可我得先去洗澡呀。”


结果被卜凡叼住了左耳,于是耳朵一下子就红透了,


“不许去洗澡,先陪你男朋友。”


卜凡霸道又无理取闹,岳明辉看着自己高大英俊的爱人,却又瞬间原谅了。这个比自己小了四岁的大男孩儿正一心一意得爱着自己呀,况且他长得可真大一只,大的他都受不了了!岳明辉瞬间抬起脸,凑近,眼里的光扑朔得卜凡心都化了,卜凡把岳明辉打了一个横抱,


“我的大宝贝啊,你可真是个宝宝。”




评论(9)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