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不可抗力 上【獒龙】ABO

发情热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初秋的清晨,来的毫无征兆。酝酿了几天的雨终于下了下来,空气里带着湿漉漉的凉气儿。前一天晚上刚刚结束了紧张的集训,宿舍里的小伙子们都还在香甜地酣睡。


包括马龙自己也睡的很深,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沉淀了一晚上的信息素,正一点儿一点儿的散发出来啦。
是熟透了的水蜜桃,又没那么甜,尽是满满的果香,起初只是清新的让人愉悦的味道。


忽然,那信息素的味道变得馥郁而浓烈,带着强烈的催情意味,像一根根羽毛,骚着每个alpha的心里最痒的地方,那不仅仅是味道,就算捂住鼻口也会被毛孔吸收,还不够,还要更多。


他的室友张继科就是被这信息素轰醒的,天知道他还是第一次遇见omega发情,而且竟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他甚至不知道马龙是个omega,他一直以为他是beta,平时凑近了都闻不见他信息素的半点味道。
张继科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直愣愣的忘着天花板,花了五秒钟理解当前的情况,五秒钟后他缓缓朝一桌之隔的马龙望了过去。


这是马龙第一次发情,来的格外猛烈,他感受着自己身体陌生的生理变化,茫然无措的只能咬着被子,无助的压抑着本能。发烫的腺体又疼又痒,肿了起来,生理性的泪水聚集在眼眶,并未落下。他谁也不求,他选择自己一个人硬捱。


Alpha的本能告诉张继科,上了他,标记他。要知道,他的裤裆早就翘的老高。那里有一个美味可口的omega躺在那里,那个omega正在发情,需要alpha的抚慰。可他的理性对他说,你不能,他是你最好的兄弟,最好的对手,他是马龙!


马龙感到浑身火烧一样的热,他侧过身看到张继科站在那儿,那是他信任的人,他喑哑着嗓子喊道,“继科~”


张继科脑子里最后一根弦,断了。


那个omega在喊他的名字。

评论(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