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顶级厨师 【獒龙】一

rps

傻白甜 

设定:大排档界扛把子✖️米其林餐厅主厨

张继科下班的时候,天已经有点蒙蒙亮的意思了。张继科喜欢用下班这个词,这给他一种自己是个白领的错觉。咱们下班了。他会用很文质彬彬的口吻跟他店里的端盘小妹这样说。每当他这样说,端盘小妹起的鸡皮疙瘩能把她端的盘子全震地上。

他洗干净自己的手,脱下满是油烟味儿的工作服,换上自己的旧t恤和牛仔裤。等确定所有的煤气和电源都关了以后,他拉下了防盗门,仔仔细细的锁上。

钥匙就挂在他的裤腰带上。在旁城,所有老青年和小青年都这样做,他一点也不觉得土。他的爸爸和叔叔,还有隔壁老王都这样做。

当一切都做好以后,他搓了搓手,抬起胳膊擦额头淌下来的汗,抬起头,看着他辛辛苦苦打拼的事业——张德坤大排档。他家的大排档,不说全国,也是旁城最火爆的。老板长得帅,菜又味道好,价格还实惠。

你问张德坤是谁?张继科自己说是他太太太太太爷爷,是个御厨。他这么一答,你就这么一听呗。

穿过狭小而弯弯曲曲的弄堂,就到了张继科家了。天天走同一条道儿,他闭着眼睛也能认识。摸索着裤腰带上的钥匙,准备开门,忽然,脑门后面有一股力量撞了过来,说撞也不大合适,醍醐灌顶?不是引申义,就是真的脑子里发大水的感觉,两眼一黑,他便倒在了自家门口。

夜色未褪,偶尔经过的行人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弄堂里长大的阿黄摇晃着尾巴,凑过来闻了闻,又摇晃着尾巴走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少说也有八九点钟。卖油条的大婶正忙的火热,油锅滚的不停。他倒的那地儿,正好是视觉的盲点,没人瞧见有一活人还躺那儿。他掐了掐自己的人中,又摁了摁太阳穴。

于是他像没事儿人一样拍拍屁股,进了家门。张继科从小就心大,他想,可能是昨晚做梦梦游了?他这样说服自己,他不爱动脑子。不介意就不用想了。行了,身体好像也没啥毛病。

换了拖鞋,他直奔厕所。憋了一宿的尿,他掏出自己的老二,对准马桶,飞流直下三千尺。

正尿的爽,忽得,他听见了一个声音,是口哨声,大人给小孩把尿的声音。张继科怀疑自己听错了。把厕所里的抽风机关了,厕所里一片安静。口哨声却没有停。张继科这回尿不出来了。那个口哨声好像是在他脑子里的。操,难道真的脑子撞坏了?

突然,脑子传来一个软软糯糯带着东北口音的声音——

“你脑子没撞坏。哎,你怎么不尿了,继续尿啊,我还没尿完呢~”

张继科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虽然面无表情,眼睛也似乎没有完全睁开,可他的内心正经历着巨大的冲击。

他停顿了五秒钟,这也许是他人生经历中最长的五秒钟了。经过了五秒钟的思考,他决定继续尿下去。洗了洗手,然后一头扎进了被窝。小时候,妈妈教他,生病了,蒙着头睡一觉,就好了。

“你没生病不用睡觉~对了,你尿完了还没冲马桶呢,”那个声音悠悠然又在脑海里响起,清晰的可怕。

张继科用力的拍了一下脑门,翻了个身。

“干哈打自己脑门儿啊,蠢不蠢,你打一百次,我也不会消失的~”

“你到底是谁?”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