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报复【獒龙】18R 微杀龙

微黑化?不适者勿入~#谁来拯救无法停止开车的我# 惩罚的后续应该会写的,各位不要急,也就是这两天啦~恶趣味的我就喜欢看这种戏码哈哈哈

——————————————————————

“你走吧。”盛怒下的沉默,让张继科看起来阴郁地可怕。马龙低下头避开张继科的眼睛,这次,的确是他错了。

下定决心,马龙走上前去,跪在他的脚边,安静的房间能清楚听见解开皮带的金属碰撞声。张继科紧紧攥着的拳头渐渐松开,手心里有指甲抠出的印痕。

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前一刻的暴怒被不知所措取代。他知道那个跪在他腿间的男人有多骄傲,他不能拒绝这样的讨好。

张继科的肚脐下是马龙的发际线。平时一丝不苟的刘海此刻被他的手揉乱,手指穿进马龙的发丝,触碰到湿热的头皮。他不满马龙的吞咽动作慢了,于是就像让家里的宠物狗把球叼回来一样,轻轻拍了拍马龙的脸颊。

上了锁的会议室,自动放映着ppt的投影仪,还有因为阳光直射而肉眼可见的浮游尘埃。

完全占领那张嘴,双打时和他说着战术的嘴,在场边为他奋力加油的嘴,自顾自哼唱着周杰伦的嘴,对他说着“我爱你”的嘴,一开一合蛊惑他的嘴。

和陈玘接吻的嘴。

整个包进去,空气也进不去。喉头不适地收缩。张继科想起他包裹着球拍柄的手指。不要理会,抵上去,再进去一点。

该怎么报复他呢,怎样也不解恨呐。多讨厌轻易原谅的自己。

他抓起始作俑者前额的碎发,让他抬起头。那是怎样的视觉冲击,他恶意地向前顶了顶。

“唱首歌吧,你不是最喜欢唱歌吗”

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也没有怠慢了嘴里的动作。他压着喉咙,努力的哼着什么,嘤嘤呀呀,不很像唱歌,倒像是猫的呜咽。张继科听不出来是什么歌,他只知道他喉咙的震颤和颤抖的口腔让他快要发疯。

像红酒塞一样严丝合缝,一滴酒也别漏出来。哦,可能做不到了,口水从他的嘴角划落,让他看起来可怜又可恨。

张继科感觉自己是拉满的弓箭,愤怒和爱在天平的两端份量相当,这让他情不自禁地耸动他的腰,火车快到到站,在进行最后的冲刺。

于是那把弓箭射出去了,情绪上,生理上。

马龙面上并未有什么痛苦颜色,只是眼角有一点泪水。他望向张继科,想要从张继科脸上读懂什么。还沉溺其中的张继科,经历了短暂的失神,眼神恍惚。他阖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靠在椅背上享受最后的余韵。

所以他没有看见马龙背过身时,那张纯真又纯真的脸上,不经意露出的狡诈笑容。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