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失眠 【獒龙】一发完

论个头,小番茄和葡萄也许能做朋友。马龙说着这话的时候,并未发现自己的天真。这种天真在他的想象力上得以保留。他的联想能力向来是丰富的,满满尽是童真的那种,也有没那么童真的那种。

尤其在夜晚格外猖獗。睡觉前,平躺在床上,点一下home键,输解锁密码,微信没有新消息,他把手机关了。翻了个身,又按了下home键,想了想没有输密码,直接关了。夜还未深,小区里大半人家都还亮着灯。睡的早,十点半的时候,他关了机。

翻了个身,看起来像是熟睡了。眉头微蹙,和高高的鼻梁联结,然后还有微嘟的唇峰。像山川和河流,也像蒙娜丽莎。

其实他只是假寐。阖上双眼,他想起这次新换的球拍手感不错,很好握。他的体能教练总说,他长了一双弹钢琴的手,他需要加强手指的力量。这个月一定要把青花瓷弹会,他暗暗发誓。他想起张继科的手,那双握着球拍的手总是充满令他羡慕的力量。

今天张继科握了他的手腕。早上的时候。

马龙的眼球因为思考而转动,细碎的睫毛微微地颤。

即刻便松开,很有力的那种。马龙又翻了个身,用自己的左手去握右手的手腕。

他想起了他。

如果此刻,张继科就用那双手握住他的手腕,压住他的身体,用低沉的嗓音,和他说一些什么,未必是什么甜蜜情话。

马龙猛得蹬开了被子,换了一个姿势。他向来是很有自制力的人,包括对自己大脑的控制。

想想吃的吧。明天中午一定要抢到食堂的炸猪排。每次就算打到了也都被那帮女队的抢走,明儿他和教练说一下,提早过去。那个猪排,他只吃到过一次。外酥里嫩,肉汁四溢。甜甜的酱汁包裹在上面,配上新鲜的蔬菜沙拉。

也许就是因为只吃到过一次,所以觉得好吃。马龙闭着眼砸了砸嘴。吃不到的总是最好吃的。

实在不行,就让继科过去抢。到时候,把沙拉分给他。他跑得快,还灵活。看他的小腿,就知道了。

继科的腿是很男性化的那种,粗壮而有力。马龙曾嘲笑过那人是进化不完全的原始人,腿又粗毛发又多。其实他自己暗暗羡慕和喜欢。不像自己的腿,不管怎么练,也都线条柔和。如果那双腿,和他的腿,交缠在一起……

他又想起了他。

关于那些他敢想的不敢想的,他们之间从未,也不可能发生的种种。

马龙把被子彻底踢到了地上,白皙的脸庞泛着浅浅绯红,像是宫廷画里美人脸上的胭脂。热气从脖颈和背后钻出来。

他爬了起来,把地上的被子捧回床上,又拿起了手机,开机。他翻出了他们的合照,他手机里唯一一张。看的次数太多以至于他已经记得在相册的什么位置。

它不在某个相簿里,只是呆在“我的相片流”里的某个角落。他没有收藏它。

仿佛被其他无关紧要的相片包裹,他的隐秘幻想,也就真的藏的很深。永远,也就不会被发现。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