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作弊 【可玘】算是之前的点梗文吧~

看到有妹子点的可玘,就写了这篇小短,话不多说,上正文,大概算是个摇摇欲坠的电瓶车?


——————————————————————


席间空酒瓶子堆了一桌,人也不少,只是吐的吐,倒的倒,乱七八糟,还不如瓶子立的整齐了。陈玘站了起来,晃了晃身子,准备出去,邱贻可拉住了他,“尿尿嘛,一起”。



不比城区,鬼知道他们为什么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聚餐。不过十一点钟,有光亮有声响的就只剩他们在的饭馆了,头顶确实有月亮,只是雾蒙蒙,也没什么光亮。两个醉鬼东倒西歪出了门,随处找了个没人的草堆,一前一后掏出了自己的小兄弟,然后就是哗啦啦的水声了。


陈玘正尿了个爽,忽然瞥见一旁的邱贻可正斜着眼瞟他,目光显然是冲着下三路。陈玘歪了嘴笑,眉目轻佻,吹了口口哨,故意朝着邱贻可抖了抖下面的玩意儿。


一泡尿下来,酒醒了七八。不知怎么,刚刚陈玘看他那一眼,彻底激怒了邱贻可。说激怒也不准确,反正邱贻可觉得心里给谁挠了一下,不上不下,不痛快。他觉得有些丢人,可目光不听话,直愣愣的盯着移不开来。


“操,你有老子大嘛,得瑟什么。”他恶狠狠转了头,心里却仍旧忘不了那幅画面,陈玘歪着嘴侧过来冲他的笑,还有月色下不甚明晰的下身。他想和陈玘,就在这个草丛里,痛痛快快打一架,最好是他把陈玘压在身下,拳拳到肉,就他俩,没别人。


他必须得和陈玘做点什么,激烈的那种。教训他,没错,狠狠的教训他,他想让陈玘疼一下,疼得叫唤,然后他会捂住陈玘的嘴。就算那样,仿佛也不能够。在幻想里,他已经把陈玘弄的嗷嗷叫了。


突然,和着酒气和热气,陈玘突然凑了过来,“来比比啊”。说罢,他手就那样伸了过来,蛇一样握住了邱贻可,另一只手握住了自己。“哎,不信你瞧,好像,还是我更长呢。”陈玘没有管愣住的邱贻可,越靠越近,简直要和他贴在了一起,他还真的把两人的下身放到了一起,要跟他仔仔细细一论短长的架势。


邱贻可不知为什么没有推开,就直挺挺站在那里。他沉默地看着陈玘凑过来特别红的嘴唇一开一合,沉默地感觉陈玘的手握住了他,又沉默地看着陈玘杵过来的下身和他的,贴在了一起。


肉贴肉。


邱贻可忽然给刚刚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想法找到了具象化的出路。


他的下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在陈玘的手里直接翘的老高,简直要戳到陈玘的肚子。


这下换陈玘呆掉了,他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憋出了句,“操,你,你,你作弊”













评论(6)

热度(37)

  1. 无相二嫂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