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一 民国au

当年轻有为却带着匪气的师长遇见马家的小少爷?

瞎几把写,ooc。不会很长~

放假啦!大家国庆节快乐!写一篇甜甜甜的文章呼应一下好心情。民国风


这估计会是个肉文,毕竟我只会写肉^_^

——————————————————————



程副官接过张继科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麻利抖了抖。他欢欢喜喜绕着张继科,好像一条小母狗,呵出来的暖气都带着弯儿。对于今儿张师长破格提议去礼查饭店看跳舞,他是第一个赞同。吃喝玩乐,程副官绝对是第一名。

他一面看着张继科的脸色,一面吩咐一路跟在后面的小川把军装外套好生收着。此刻,他仿佛如鱼得水,仔仔细细向年轻的师长介绍着楼上楼下,旁门暗道,好像终于有了点自己会的东西,巴不得把那饭店给生画出个地图来。

张继科只是听着,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其实又好像连听都没听,只懵着眼。他松了松衬衣上的领结,“不是说跳舞吗?在哪儿啊”

程副官看着张继科这副模样,心里觉得这年轻师长单纯的可爱。想笑却又不敢笑,竟憋出了一张从未有过的严肃脸,他清了清嗓子,“舞会八点钟开始,您再等等”。他指了指张师长手上的表。

自打程副官说了八点这个数,张继科每隔那表动一下,就要瞧一眼。左等右等,表也像没有动过,张继科紧张的搓了搓手,他还从未进过这样年轻人玩乐场所,他喝了口椰子露,又吃了块桂花糕。

没比家里厨子做的高明。张继科觉得自己跟这个场所格格不入,若不是马家大少爷邀请,他也不会来这地方。

这是马家大少爷的二十岁生日宴会,权贵名门,少爷小姐,在这里不再是个稀罕物件。张继科老远看见马晋举着酒杯子应酬的模样,便加快走了过去,“子廷兄~”

“德坤兄!幸会幸会!”

马晋少年老成,看上去不像是二十岁的。兴许是过早沾染了声色犬马,是个纵欲过度的皮肉模样。但是他头上有着马家老爷子,背后有着马家家族,手里有着大把的关系和门路。这让张继科不得不挂着笑喊他一句子廷兄。

马晋和张继科简单寒暄了几句,又端着他的酒杯子绕走了,一圈下来酒杯里的酒并未见少。

马晋一走,张继科又恢复了刚刚格格不入的样子,谁愿意搭理这个一脸严肃的男人呢,简直看见了也要扫兴。好在他并没有格格不入很久,舞会马上就开始了,灯光暗了下来,谁也看不见这儿坐着个沉着脸的军官。

程副官领着张继科找了处空座歇了下来,一回头见张继科双手环抱在胸前,仿佛在研究年轻男女们的舞蹈,大有要研究出什么的架势,程副官又想笑了,这次他直接笑了出来,幸好灯是暗的。张继科没有理他,看的似乎更仔细了,程副官顺着张继科往舞厅里一看,“那是马家的小少爷,马龙。今年刚十八。”

张继科没听清程副官絮絮叨叨说了什么,只有马龙两个字听的特别清楚。

真白啊。张继科心里想。

马龙是真白,白白净净,漂漂亮亮。一看就抹了生发油的头发顺贴梳了一个小偏头,显得他人更漂亮了。此刻又是个雀跃样子,跳起舞来像个蝴蝶,好看的不得了。他的西装也漂亮,是个新潮式样,做工是好的。漂亮的西装上打了个漂亮的胸针,男子用胸针的不多,可他这样搭配也很好看,胸针是个花的样子,看不出是什么花。甚至他搂着跳舞的姑娘,凭那洋装和卷发,不用看正脸,也知道是漂亮的。

张继科默默念叨了句,马龙。然后他又念了一遍。 他开始觉得这个地方好玩了。他又搓了搓手,喝了一口酒,没有喝那椰子露。

张继科看了几眼,就不再看了。

姨娘头上闪着钻的头簪子,家里藏着的通体清透的大花瓶,春天里扬洒飞舞的花蝴蝶。太漂亮,容易看迷了他的眼。

他看一眼,心里再想一会儿,就觉得满足的很。


他拉了程副官,“马家二少爷挺有意思。”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