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二 民国au

来啊,来互怼啊~互相看不爽的张师长和马少爷,这次是马少爷占了上风。这两天,张师长做梦都在想办法,他想治一治这个马小少爷。

严重ooc,不适勿入。

——————————————————————


马家二少爷搂着他的摩登女郎跳的欢快,眼神却是飘忽不定的四处乱转,跟他脚下细细碎碎的舞步一样,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往右。笑容倒是一直挂在脸上的,马龙向来都是笑着的。

这会儿,他飘忽的目光又望向了张继科那儿。目光就这么对上了。张继科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是个自惭形秽的不好意思法。他当即低下了头,顺了顺他本就没有章法可言的脑袋,然后理了下洗旧了的衬衣。很可惜,他的收拾并未落入马龙的眼,舞步一转,马龙也就不再看他了。

正当张继科理衣服的当口,一个短发姑娘走了过来,她也是笑盈盈,竟是要邀请张继科同她跳舞。张继科心里如临大敌,他原先的计划是看跳舞,这下让他直接去了看字儿,只剩跳舞了。

可他长了张冷脸,面上只是冷静。张继科别说跳舞,连小时候练武时的把式,也跳的荒腔走板,这下是真要出丑了!可姑娘过来邀请,不能不去。这点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你叫什么名字~”姑娘相当洋派,直截了当没半点羞怯。

他站在那里,愣的像根木头。姑娘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腰上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回答,“在下张继科。”

一圈下来,有五次,他踩了姑娘的新皮鞋。到后来,张继科渐渐不是在认真跳舞了,而是认真避开姑娘的脚,全程低着个脑袋。姑娘一面笑一面问他多大,他回答二十二。姑娘又笑了,“我看你像个三十二。”

这下张继科才发现不对劲了,周围跳舞的一对对男女目光都在若有若无的朝他那儿撇,带着窸窸窣窣的笑声。这是拿他当个乐子瞧呢。

张继科倒不很在意当个乐子,他到底是年轻,出个洋相别人笑了,他也觉得好玩。可张师长在意,他的那身军装不能教他当这群公子哥大小姐的乐子!这么想,他刚刚和缓了的脸又沉了下来。

他本来想图个新鲜乐子,不料自己成了乐子。张继科懊恼的挠了挠他那头毛,随后瞪了一眼程副官。舞步兜兜转转,竟不小心撞上了跳着舞的马龙。他一回头,目光就正对着马龙了。

他这才发现,其实马龙不笑的时候,也没那么漂亮了,是个普通男子的模样。

他不笑的时候只在他脸上出现了一秒,可那一秒恰恰被张继科看到了。鼻梁高挺,配上狭长的眼睛,看起来十分冷漠,只是他的笑容太具迷惑性了,教人忘了眉眼鼻口,只记得一张漂漂亮亮的笑脸。

他看出马龙对他的嘲讽和眼里的阴狠。

马龙张开了嘴,红艳艳的嘴唇一开一合,“土包子。”他没有发出声音,张继科却听得无比清晰。

张继科忽然觉得自己发现了马龙的真面目。像是发现了个惊天大秘密,他想找个人好好说一说,可是他身边只有一个程副官。

呵。一个带着漂亮少爷面具的斯文败类,一肚子坏水的两面派。

他觉得方才被马龙迷了眼的自己,还有自惭形秽的自己愚蠢无比。张继科忽然觉得兴奋极了,他想赶紧治一治这个马龙。最好是拿绳子把他给绑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弄他两下儿,也许是拿皮鞭子抽,或者直接把他那漂亮的西装给扒了,好让大家看看这个漂亮少爷到底是什么货色。

侧过身,马龙又挂着他最漂亮的笑容蝴蝶一样舞去了。张继科送走了那姑娘,一面紧紧盯着马龙。

下了场。回了席就压着嗓子,恶狠狠骂了句程副官。

“你他妈就知道个玩。”


程副官被骂了个没头没脑,也只能闷头咽了下去不再卖乖。

末了张继科又没头没尾冒了句,“马家二少爷,真的挺有意思。”他眯着眼望向不远处笑盈盈坐在一堆漂亮姑娘里的马龙,冷笑了一声。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