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三 民国au

严重ooc,一切都是为了炖肉~只是为了写个肉文,前面铺垫那么多,我容易嘛~

张师长昨天晚上吃着酸辣藕片的时候想起了马家小少爷。湖面上莲花开的多漂亮,下面的莲藕却尽是污泥,见不得人的。可他还是觉得酸辣藕片挺好吃的。想完了,他就又夹了一筷子。

——————————————————————


一场雪一下,就该过年了。师部里仍旧平日里肃穆的样子,只是里里外外扫了个新,并不像是要迎新的样子。门口贴了幅对联,张继科亲手写的。字并不多漂亮,只赢在了个整齐,就像张继科的人一样。别人写的字儿,再漂亮,张继科总能挑出毛病。

张继科看着蹲在厨房里狼吞虎咽的解决午饭的小川,哑着嗓子骂,“吃没吃像!”小川正吃的带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抬起头时嘴里还全是饭。吃的是糙米饭,配了点儿萝卜干。张继科看见了,张了张嘴,空吐了口热气儿,没再骂下去。

他搓了搓自己冻着了的手,吩咐了程副官把车子开出来。他换了身新军装,在镜子前面站了个笔挺,然后缓缓的,缓缓的对自己行了一个军礼。他听说,马端详很看重人的外表,连他马家一个管家,都要长得相貌堂堂。他不知道自己在他马端详眼里算不算过关,但在自己眼里,他还是满意的。

总是要会一会这个马将军的。他想大步的往前走,马端详若是点了头,便能成全他。更何况快要过年了,身边的部下们还在吃萝卜咸菜。总不好。他走出了门,看见一旁的阿黄在吃着程副官丢给他的骨头棒。他不想当阿黄,可他迫不得已。

上了车,张继科那点愁绪又烟消云散了。新车里面的皮革味道虽然难闻,但是让他打起了精神。他是要做大事的人。何况拜个年,才不失了礼数。提起了马家,他又想起了那个马龙。

那张漂亮的笑脸,和他那张骂人的嘴。

张继科感觉身上有一股无名的火,邪火,上下的窜。他想松松身上的衣服,可又不想破坏刚刚自己理了半天的仪容。于是只是想想作罢。他对着车子玻璃上呵了口热气,一下子在上面起了一片雾。他脱下了皮手套,用手指,在上面,慢慢的,写春联一样认真的,一笔一捺写下了马龙这两个字。然后没等雾气自个儿散了,他拿手一抹,便把那个马龙给轻松抹杀。张继科心情明显愉悦多了,甚至晃了晃腿。

字上的马龙消失不见,可真的那个马龙出现了。

身上穿的是黑缎子的棉袄,鞋也没穿好,急急的跑了过来,带了一个毛帽子,帽边耷拉了下来挡住了两边的红通通的脸颊,好一副天真无邪的少爷模样。马龙叩叩叩敲了敲车窗,冲着张继科喊着什么,张继科没有听清楚。张继科开了车窗,才看见马端详竟然也在边上。他猜那是马端详。

他赶忙吩咐司机小韩停了车,自己忙下了车,对着马端详行了礼。“在下张继科。”马端详从上到下把张继科端详了一番,最后目光停在了张继科的脸上,鼻子里吐了一口气。然后伸出了手,和张继科用力握了一握。

“长得不错,衣服太次。”

张继科松了一口气,还算好消息。他刚一抬头,又看见了马龙那张漂亮的笑脸,现在在马端详面前,更多了分乖巧,若不是上个月在礼查饭店的经历,张继科简直要感叹这马家的小少爷真是可爱。

趁马端详走在前面,马龙回了头对着张继科讥笑了一下,像只得逞了的仓鼠。“土包子。”

又是那个口型。带着的帽子边一抖一抖的动。

张继科几乎要被气笑了。


他想,这马龙真是恶毒,也恶毒不到哪里去。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