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 四 民国au

ooc,争取国庆把这篇弄完!

张师长想到自己的绰号从土包子变作了哈巴狗,在生气之余,觉得有一点好笑。这两个外号都是从未有人这么叫过他的。刚要笑,他就忍住了。

——————————————————————


张继科跟着马端详走在马府里有些恍惚,不掺假的说,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华丽的地方。随处一块木板子,都是用桃木雕了花,顶上的水晶大吊灯闪着璀璨的光,张继科琢磨,可能真是水晶也说不定。

他不敢多看,连走路也不敢多踩一脚,只好慢慢的,稳稳当当,跟着前面人走。自个儿的靴子直接踩上那雕花木头,他总觉得不得劲儿。什么是富贵,他想,就是不拿好东西当个好东西罢。

也是得这样漂亮的地界儿,才能沤出马龙这样人模狗样的小东西!张继科的火气又上来了,这给他生出无端的勇气。于是,他脚这才算是实打实踩上了地板。

他后面还跟着程副官,跟着小韩,有一大堆的人跟在他的后面等着他往前走!他若是不敢照实了踩那地板,他后面的人连进都别想进。

这么想,他头也抬起来了,头上的军帽帽檐高高的翘起。那马端详拉他进了屋,无非也是些琐碎的事。其实,有了马端详那句“长得不错”,很多事情就有了结果。

等出了门的时候,张继科望着院子里飘落的雪花,心里想,今年可以过一个好年了。他还有明年,后年,来日方长!张继科想想就觉得血热乎乎往身上涌。

马龙的一声笑往他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他走过来,凑到了张继科耳边,亲亲热热像在说小话,“哈巴狗讨着食啦,开心的不得了嘛~”

张继科一下子没听清马龙说了什么,只觉得一耳朵的潮气往他耳朵里钻,怪痒的。他瞥了一眼,马龙离他远了些,又笑眯眯的重复了一句,“小~哈~巴~狗~”

马龙把头上的小帽子摘了,刘海蓬蓬的有些乱。

他反应了过来,拳头攥了紧,又松开。马龙那张红艳艳的嘴,专往人痛处戳,你若是生气了,他就得逞!张继科强压下火气,声音低沉,又瓮声瓮气“是马司令赏识我。”

马龙笑的更肆无忌惮了,几乎是听到了个顶好笑的笑话,眼睛细细眯成了小缝,里面闪着光,“你觉得,我爹凭什么赏识你?你和他素昧平生,还不是我帮你说话。”

张继科扯了扯嘴角,还是没有忍住,“你他妈是什么货色,老子不知道!还能帮我说话?”

张继科觉得自己对马龙的一举一动都特别敏感。只要马龙稍微给他点儿反应,瞪他一眼,或是骂他一句,他就觉得刺激的不行,简直要让他失掉所有的涵养,只想拿最脏的脏话骂他,骂得他那张漂亮白净的脸再也挂不住笑容!

“哈,既然你不领情,那我,就反悔了呗!哈巴狗,你今儿,算是白来啦,我说你,没有骨头吃啦~”

他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个小糕点,吃的地上碎屑子掉了一地,小小的嘴巴一动一动,腮帮子鼓起来就没有再瘪下去过。

张继科看见马龙的刘海翘起了一根,在他眉飞色舞的说些什么时顽固的晃荡在那里。张继科想把它给剪掉,或者说,把马龙这个人给剪碎掉。剪的碎碎的,刚好够喂阿黄。

张继科吞了口唾沫。

其实他是不怕的,刚刚同马端详的会面,让他觉得这马端详,果然是个谋略过人的老狐狸,他就是再宠马龙,也不至于颠倒黑白,任他胡搅蛮缠。

“你试试。”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