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 五 民国au

此章含有舔足play,ooc,不适误入

张继科今天破天荒吃了个绿豆糕。照平日他不大吃甜食,只是他记得马龙吃着这玩意儿时,凑到他跟前得瑟,嘴里的味儿闻着很甜。


——————————————————————


雪不声不响攒着,不经意一看,居然积了厚厚一层。丫头老妈子小碎步来来往往,不知在忙活些什么,年关总是忙的。张继科看着马龙,恍惚间想起了小时候逮来的金丝雀儿,那鸟在他老家山东那儿稀罕,也真是太漂亮了,毛发闪着金光。他没忍住,手稍微用力一握,鸟便断了气。

想一想,张继科突然兴奋了起来,马龙可是没那么脆弱的!他大可以好好用手握一握,不仅握一握,还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

马龙龇牙咧嘴的笑,是个不太高明的笑法,“要不这样吧,你答应我个条件,我保证在我爹那里,不说你一句不好!”

他琉璃似的眼睛微微一转,这让他看起来像个不太精明的小坏蛋。张继科对于马龙的提议本是嗤之以鼻的,可转念一想,他又抬了头。好像真的觉得马龙的提议无比诱惑一样,他把马龙拉到自己身边,

“那你说说,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

马龙还是坏笑,“我想呀,”他凑近了身子,简直像要吃掉张继科冻得发红的耳朵,“你若是肯趴在我脚底下,仔仔细细的舔一遍我的鞋,我呢,就不难为你了。”张继科闻见马龙嘴里还带着刚刚咽下的糕点味儿,甜得很。他挑了下眉。

“嗨呀,这对你来说,也不难嘛。嘻嘻。因为你本来,就是下贱的哈巴狗啊~汪汪!”说这些话,马龙还自以为神来之笔学了声狗叫,甚至伸出了红色的舌头学那小狗喘气儿。

张继科一面听着,一面饶有兴趣的看马龙自说自话。他拿脚磨擦着地上的雪,嘎吱嘎吱的听得马龙一皱眉,

半晌,张继科露出了个不像笑容的笑容,简直不知是哭还是笑了。“好啊,你的提议听起来不错。”脸冻僵了,一直板着脸,这下笑的突然,实在有些难看。冬天干燥,他的嘴裂开了个小口子,张继科拿舌头舔了舔,尝到了点铁锈味儿。

当张继科进了马龙的房屋,还主动锁了房门时,马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木头门一关,屋子里就暗了下,只剩下张继科和马龙两个人。马龙坐在他的紫檀木椅上,勉强趾高气扬下去。他脱下了他的锦缎小棉袄,屋子里到底是暖和,白皙的脸上红彤彤。他有些害怕,更觉得此刻的张继科顺从的不太正常。

因为那个土包子,当真蹲了下身,要开始舔他的脚了!

他的手紧紧的握住马龙的脚踝,头靠的越来越近。马龙下意识的避开,然后他就后悔了,不能做个怂软蛋。何况是他提出的这个无理要求,马龙想,这个土包子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呢,结果这人没有底线。他觉得张继科又好玩,又新奇,却又臭不可闻。看他一副攀权附势的样子,多么惹人生厌,他这辈子最讨厌这种人了。马龙使劲蹬脚,一脚就踩在了张继科脸上。

鞋是新鞋,不见得多脏,也是黑色缎子的,和他刚脱了的黑色小棉袄,搭配的刚刚好。马龙是爱漂亮的。脚刚落上张继科的脸,就被张继科再次捉住了。

马龙看着握着自己脚踝的张继科心里有些发怵,这人真真是没有底线!下贱的可恶。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少爷模样。

张继科缓缓的托起马龙的脚,像是捧着金贵的瓷器,也像托起了枪。然后,张继科不紧不慢把那黑缎子的漂亮新鞋给脱了下来,露出了一双白嫩嫩的脚。

“你,你干嘛!我让你舔鞋,可没让你舔脚!”马龙被吓得一哆嗦,他使劲缩腿,可张继科的手跟铁钳的一样紧。张继科的手,是拿枪的手。

张继科瞥了马龙一眼,没有理他。他想起那只死在他手里的金丝雀,断气儿前连挣扎也没有。还是马龙更有趣。

脱了鞋才发现,马龙的脚比脸还要白,嫩的像水灵灵的生藕。张继科想,这脚简直不能拿来走路,他抬眼望了一眼扭作一团的马龙,然后笑了一下,伸出舌头从脚趾一路舔到了足心。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