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 六 R18 民国au

开车吗,自行车还是独轮车?反正不是马少爷家的凯迪拉克。此章有舔足情节,ooc,不适误入。

程副官觉得最近张师长心情很不错,甚至他听见向来稳重的张师长在冲澡的时候哼了歌,他听不出来是什么歌,但是是个欢快的调子。程副官笑眯眯的回头,看见小川也在偷笑,于是把他骂了一顿。


——————————————————————


马龙在那一刻,就停止了挣扎。自从眼前这个土包子的舌头舔上他的脚,马龙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脚背一路窜上他的天灵盖,又麻又痒。那舌头像是轻飘飘的丝巾在不轻不重的挠骚,也像蛇吐着信子从皮肤滑过。最灵活,也最龌龊,不管不顾湿漉漉的就往马龙最敏感的脚心儿里钻,那是张继科用舌头和口水在马龙脚上画了一道符,要命的符。

外头还能听见簌簌的雪声,天气凉,雪是干燥的,简直不含半点水气。张继科想,若是这雪落在马龙的身上,肯定一下子就化掉了。到底年轻,马龙身子烫的像个小火炉。也不对,他看着马龙白晃晃的脚,若是这雪见了马龙,肯定以为马龙也是雪呢,化不了。

化不了,就用他的舌头来化。张继科凑过头,张开嘴,用他湿热的口腔包住了马龙的脚趾。

马龙没忍住,一下绷直了脚尖,弓出了漂亮的脚背,像是跳着胡桃夹子的糖果仙子。他想收回自己的脚,可他腰整个儿瘫了,连喘气都费劲。他又想送一送自个儿的脚,可他是最要面子的马家二少爷,可不能让那哈巴狗白捡了笑话。所以,他就只能维持着现在的状态,说不上是享受还是痛苦,只是眯着眼喘气。

真是不知道被羞辱了的是谁。马龙眼皮薄,稍稍性子一起,立刻红了一片。

他实在不想承认这个土包子在某一方面实在天赋异禀。那丘八的嘴肯定又脏又臭!可那张嘴又热又湿,叫他浑身上下全都不得劲,叫他软了腰,下身不听话,直接泥泞了一片。正在不上不下的当口,张继科又抬头看了马龙一眼,看见马龙歪着头倚在檀木椅子上头痛苦又欢愉的模样,觉得自己很有做了坏事得逞的快乐。

门外头的老妈子叩叩叩的敲门,像是端了碗茶罢,急的很。马龙吓得赶忙一哆嗦,想推开张继科,可没有成功。

张继科起了身,整个身子压在了马龙的身上,马龙仍旧是喘气儿,眼神更是不安的直瞟门外。张继科没有给他机会继续瞟下去,对着马龙的嘴就亲了下去,伸出了舌头,四处的搅,然后又仿佛模拟着什么动作,反复在马龙的嘴里进进出出,磨擦马龙的口腔,像是快要着火。口水从马龙的嘴角溢了出来,可是马龙再也顾不得了。

因为张继科那因为握枪而布满了老茧的手伸进了他的里衣里,准确无误的掐上他的左乳尖,同时舌头顶上了马龙敏感的上颚。

于是这下马小少爷的脑子里就只剩下两样东西了——张继科的手,张继科的嘴。

马龙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泄了。他没忍住,小小哼了一声,然后,顾不得羞愤,就靠在张继科的肩上,克制着喘息。马龙闻见张继科身上有雪的味道。他不忿的想,原来也没有那么臭。

张继科看着马龙没有了往日的牙尖嘴利,脸上潮红潮红的看着很乖顺,心里有着满意。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马龙漂亮的小脸,
刻意压低了嗓子,

“让你尝尝自个儿的脚是什么味儿。下次还让我舔你的脚嘛,随叫随到。”

门口的老妈子还在不停的敲着门。张继科猛的开了门,然后笑盈盈走了。

老妈子端着两杯热茶,放到了茶几上,又开始絮絮叨叨。

“哎哟喂我的小少爷,魂儿没啦,这是什么天了,多大岁数了还不穿鞋。”

张继科上了汽车回去的时候心情好的出奇,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晃着腿,把司机小韩吓得不敢说话。他已经开始期待和这个马家小少爷的下一次会面了!可他没想到,下一次竟然是在马端详的葬礼上了。












评论(3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