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尼古丁 【獒龙】 au 一发完

马龙搓了搓冻僵的手,他决定坐个蹦蹦。

地铁站到小区,公交车站到校门,在点与点之间,颠簸的,自由的,穿梭式的把你送到目的地。那种交通工具,姑且称之为交通工具,人们称之为蹦蹦。其实就是电动三轮车。马龙其实是不常坐的。

但此刻,马龙哆哆嗦嗦爬上了那辆看起来最暖和的蹦蹦,因为车的外面被绑了一圈橘红色的小彩灯。进去发现,暖和的出奇,玻璃窗子上都是雾气。

“龙腾花园。多少?”马龙蜷在垫了靠垫的座椅里眯起了眼,今天真冷啊。

前头没作声,司机看起来很年轻,留了个寸头。马龙又问了一遍,轻轻拍了司机的肩。司机还是没回头,倒是应了,他掐了手上忽明忽灭的烟,说话嗓子有些紧,“五块。”

马龙听了,嗯了一声,就闭了眼休息。颠儿来颠儿去的,他竟然熟睡了,到了小区门口都没醒。这蹦蹦真是舒服,他蜷在那里,像猫得了个狭小舒适的小洞穴。失眠了快有一周,最后在这地方终于是得了个好觉。等他再醒过来时,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年轻的司机师傅靠着小区门口栏杆有一口没一口抽着烟。他这才看清他的脸,英俊又沧桑,眼睛在黑夜里显得很明亮。

马龙摸出口袋里的手机,一看,已经是九点半了。他在这个蹦蹦里整整睡了一个小时。他赶紧搓了搓脸,急忙要下车。还没睡醒,人都是懵的,他一头撞上了车门,给他疼的不行,哎哟一声叫唤,司机回头看了他一眼,叼着烟嘴嘿嘿笑了下。马龙羞的脸红了一片,“真的麻烦师傅了。”

“别叫我师傅,叫我张继科吧。”马龙走了过去,也靠在了栏杆上。“好,继科。”马龙心里觉得很温暖,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终于睡了一觉,他显得心情很好。他伸出了手,握了握张继科的手,冷冰冰的。马龙很快收回了手,然后塞进了口袋里。“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去做这样一个职业?”

马龙偏了头问他,他总觉得张继科这样的形象,最适合穿着一身西装走进办公楼,而不是像现在,穿着破旧的皮外套,窝在这个地方里日复一日的谋生。

“刚出来,哪里要我。”马龙一下没听明白,头偏的更歪了,耳廓冻的有些发红。张继科故意拿手撸了下剪成短寸的后脑勺,马龙这才明白,一时间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就闭了嘴。

他递了根烟过来,马龙摆摆手。“其实我可羡慕会抽烟的,显得人成熟,可我自己怎么也抽不了,一抽就咳。”张继科又伸手递了过去,马龙接了,然后塞进了口袋。张继科呼了一口气,看不出是烟还是热气,“太闲了,心闲。给自己找点事情做罢了,哪儿有什么成熟。”

半晌,马龙低低的说,“总会好的。”张继科又笑,这个穿着衬衫的男人真是天真的可爱,他嗯了一声。

“我走啦,下次还坐你的车。”马龙摸遍身上所有的口袋,再掏了掏公文包,竟然找不出一点现金。“支付宝行吗?”马龙窘迫的挠了挠头,睡醒的头发本来就挺乱,他一挠,更是变成了草丛。“我没支付宝”,张继科没忍住,伸手给他理了理头发,“不用给了。小钱。”

马龙是个执拗的性子,他不喜欢欠别人钱的,说要上楼给他拿钱,说了就要进小区。“万一,你框我怎么办,难道我还要一直在这儿等到你下楼?”

张继科是开玩笑的,可马龙却当真了,结结巴巴的说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急的脸颊连带着耳根全红了。“我开玩笑的,要不然,你亲我一下。”张继科调侃的说。

鬼使神差,马龙凑了上去,他闻见张继科身上的烟味,和冰冷的风霜。慢慢靠近,然后,嘴唇完全贴合。干燥而温暖,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张继科开裂的嘴唇,然后伸进了张继科的嘴里。他尝到了烟味,可他并不反感,就像窝在张继科的蹦蹦车里一样,安心而熟悉。

风很大,吹的马龙脸有些疼,眼角给吹出了些眼泪。张继科搂上马龙的腰,手搭在马龙的后颈上,他们看起来像是拥吻的恋人。张继科松开了手,轻轻咬了一下马龙的舌头,“外面风大,你快回家。”

马龙进家门的时候看见书房里的灯还亮着,电脑屏幕里花花绿绿的显示着游戏的画面。坐在电脑桌前的男人听见开门的声音,知道马龙回来了,就应了一声,“帮我倒杯水。”

马龙端着水过去的时候,男人摘掉了耳机,“你身上有股烟味。我不喜欢。”马龙不可置否,他把水递给了他,他又戴上了耳机,“你如果抽烟的话,我们就分手吧。”

马龙没说话,掏出了那只烟。没有打火机,他开了煤气,把烟给点着了。他走到了阳台,从上面往下看,张继科早就走了,小区门口空荡荡的。他打开了窗户,猛吸了一口烟。

这是他第一次抽烟没有咳嗽。

他甚至觉得温暖。他感觉到尼古丁和着热气儿直接传到了他的肺里,融进他的血液。风有点大,他又开始流眼泪了。
























评论(1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