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食指大动 【昕博】 上 R15

许久没开车,有点心痒痒啊~开辆昕博的车啦~还没有开过呢,不要急,明天一定更完。
怀春不遇那篇催的,嫂都看到啦。一直没有更,一来是确实没有思考好文章的走向。因为一开始我只是当作pwp来写的,完全没考虑情节,二来也不想让喜欢那篇文的朋友失望。大家如果有好的想法或者想看的情节设计,可以评论或私信我哟~^_^







搁欧洲比了小半月,回来一帮子就饿狼一样嗷嗷喊饿。 真是缺油水。成天面包沙拉的,别说他们大小伙子能吃能喝,就是老太太也要哭唧唧了。行李都没卸,大巴车一踩油门,目标火锅店。

火锅汤底一咕嘟,热气腾腾的,身子立刻暖和了起来。方博伸出了一直缩着的脖子,把厚外套给脱了,里面穿了件天蓝色的卫衣。自个儿椅子靠背上挂了包,没地方,于是他把外套挂在了许昕椅子后背上。许昕也脱了外套,直接把外套披在了方博外套上。

菜单轮流传,传到方博这儿已经点了七七八八。他叼了个铅笔头犯了选择困难症,圈了个猪脑花,换来了许昕嫌弃的啧啧。“脑花多好吃,你不懂,对不对邱哥~”

邱贻可笑眯眯应和,“我侄儿会吃,火锅怎么能没有猪脑呢。”许昕想怼回去,却一时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挠了挠头,起了身,“我去旁边超市买点儿饮料。可乐行不行?”

问的是大家伙儿,可看的是方博,方博没抬头,还在那儿研究菜谱,一边乐呵呵回答,“行啊行啊。要可口可乐不要百事可乐。”许昕要越过方博拿椅子靠背上外套里的钱包,够了半天死活拿不着,就直接压在了方博身上,“嘿,就你事儿多。”亏他手长,拿到了。

离的太近了,许昕心脏跳的蹦蹦快。方博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在抱怨,又像是无心的一瞥,“不是你问的吗。”方博靠近了过来,手指伸到了他脸上。许昕僵住了,方博的呼吸也热乎乎的,人也热乎乎。

方博伸手把许昕鼻梁上快掉下来的眼镜推了推,“跟个老干部似的,傻了吧唧。”说罢,拍了下许昕屁股。“快起来,重死了。”邱贻可眯缝了眼,还是笑眯眯。

许昕一走,邱贻可就往里面坐了,很自觉补上了许昕的空座。方博抬头看了看邱贻可,想说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作罢。肉要一盘一盘的下才算够,一人一筷子,一盘子肉很快就被捞了个精光,方博自个儿吃还不够,还记得拿了个空碗盛肉,被张继科骂了个够呛,“看你那扒食的样子,我都还没吃上呢。”方博腆着脸贱兮兮的笑出一脸褶。

方博一面吃一面拿了个手机给许昕发微信,“买个饮料那么慢,不是大蟒,是乌龟。”

许昕在超市排着队,乐呵呵的回,“慢点儿吃,别给我吃光了!”然后又发了个发火的表情。自从那天方博脸红脖子粗,跟他一通混不吝的告白,他心里就有了很多的念想,不可描述,不痛不痒,不由自主。他没有立刻答应,他只是说让他想想,他想好好逗逗方博,尤其当方博气鼓鼓撂了句,“当我没说”的狠话时,他简直觉得方博要可爱死了!他有点等不及了,想要快一点,再快一点把他拆吃入腹。

小猫钓鱼,愿者上钩。想一想,许昕心里爬蚂蚁,痒的不行,美滋滋要乐开了花,反复看他和方博的聊天记录,笑的咧开牙,却突然被后面大妈的购物推车撞了个踉跄,“快点!后面人等着呢。”

结账时,他想了想,东遮西挡,在货架上拿了包新款的杜蕾斯至尊超薄,香草味儿的,不用想又被后面看到的大妈恶狠狠瞪了。

餐桌对面的马龙吊高了嗓子,看起来是个开心极了的模样,要和邱贻可拼酒,俩人对瓶吹,看的方博心惊肉跳。他忍不住拉了拉邱贻可的袖子,“悠着点啊,邱哥,吃点儿菜。”

不料引火上身,成了他们俩的新目标,一杯接着一杯灌,没过一两瓶下去,方博的脸红了个通透,穿着他那件天蓝色圆领口卫衣,看起来一派天真又动人,还没心没肺的笑着,整个人瘫在邱贻可怀里,一边嘟囔着什么,大概又是让邱哥别喊他侄儿。

许昕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气血没充上脑仁儿。邱贻可坐的他的座儿,抱着他的博儿,还上手不停的捏着方博脸上的褶,他都没捏过!心里火冒三丈,可面上也不能说什么,就近坐了靠外面的位置,想伸筷子捞菜,剩下的都是土豆藕片什么的了。方博回了神,看见许昕拎了个大塑料袋,就出来拿可乐,手里还拿了个碗,里头全是烫好的肉片。“嘿嘿,是可口可乐。不错。”

“傻逼。”许昕不动声色的把方博拉到身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个东西,神秘兮兮的塞进了方博卫衣口袋里。悄悄冲方博耳朵里说,“我同意了。”方博没听清,“哈?”

许昕没回答他,却是直接对着桌上其他人说的,“我先送方博回去啦,他喝多了就要吐,不能恶心你们。”拉了方博就要走,忽然想起俩人外套没拿,又折回来,“邱哥,帮忙拿下外套。”邱贻可也是喝的有点多,可看许昕的眼神却格外清明,他拿了俩人外套,意味深长的,慢慢的递了过去。“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你们先走干什么。”

“嘿嘿,我们去网吧,网瘾儿童。行李拜托帮我们顺回宿舍啦!”

没等出饭店,方博就没忍住,趁人不注意,偷偷拿出口袋的东西瞧了一眼,就脸热的快要爆炸。“你……你刚刚说什么。”吃火锅的热劲儿还没过去,两个人都没穿外套,只是拿在手上,“什么什么?”许昕明知故问,抬眼看方博。

“就,你说,什么同意。同意什么。”方博确实有点儿喝多了,说话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带了点鼻音。

“我不知道啊,你听错了吧。”许昕没绷住,还是笑了出来。方博见他笑,明白了许昕又在逗他,他推了推许昕胳膊,“说认真的呢,正经点儿!还有,这东西是什么意思?”他手揣卫衣口袋里,握着小盒子动了动。

“你在逗我吧方小褶,这还用问。”许昕笑的很开心,步伐晃荡晃荡的很轻快,“好吧,你把外套穿上我就告诉你。”方博翻了个白眼,还是听话穿上了。

两人不徐不疾,并肩的走,路灯下拖出了一长一短的两个影子。

“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许昕伸出手,紧紧牵住了方博的手,十指相扣。宽大的手掌很容易就包住方博的手。长长的袖口将两人握住的手遮住,远远看过去看起来只是正常的靠在一起。方博呆呆的看着许昕,外头有风,可他心里是暖洋洋的。他曾以为自己会单恋一辈子。

可许昕现在牵他的手。

所有他不敢想象的,梦里的,温柔的,认真的。

“再回答你第二个问题,”许昕牵住方博的手,一根一根指关节轻轻搔过去,然后在方博细嫩的手心里,用手指的茧慢慢画着什么,麻痒的感觉像在水面点出波浪,直接让方博腰软了一截,那里是方博的敏感带,加上许昕是他喜欢的人,方博差点就要哼了出来,脚步越来越慢,从脸红到了脖颈。

一下又一下的描画挠骚,若有若无,忽轻忽重。方博实在无心思考,只是一昧压抑着粗气。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快到让方博下面直接湿哒哒的流了水,还好穿了宽松的运动裤,并没有很明显。“方博,你猜我在画什么?”,“猜,猜中了我就不画了。”

方博闭了眼,睫毛在微微颤抖,“是爱心,画的是爱心。”

许昕松开手,凑过去,手臂压在方博肩上,眼里闪着一动一动的光。他低声说,“博儿,现在才八点,时间还很早。”



















评论(17)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