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山海 【獒龙】 中

宝贝们,我回来了


——————————————————————



那年的冬天下了很大的雪,一片一片的真跟羽毛似的,看着看着就容易晃了神。

马龙倒不觉得很冷,下雪不冷化雪冷。他搓着手就站在雪地里,穿着橘红色的羽绒服。张继科就站在他的对面,也穿了个羽绒服,最后一次,跟马龙告白。

“马龙,能和我在一起吗?”

“马龙,你答应我的,我赢了,你就和我在一起,你不能耍赖皮。”

“马龙,你别不吭声。”

张继科层层叠叠的双眼皮久违的撑开了双眼,见马龙不吱声,又耷拉了下去。他深深吸了口气,是雪的味道,凉的他脑仁疼的慌。他搓了搓脸,没再抬头,叹了口冒烟的气,“我回屋了,你也快回屋,外头凉。”

“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们可能,就,就像现在一样,相处。嗯,相处。不用说的太明显我觉得,这还要我答应,答应什么啊,这不是很明显的嘛!我们就继续,一起。嗯,一起。”马龙絮絮叨叨的俩手揣兜,脚上蹭着雪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白净的脸红了一片。

张继科回头,给他激动的不行。脑子里放烟花,砰砰啪啪。

他提溜着羽绒裤长长的堆叠到脚腕的裤脚,一脚深一脚浅地朝马龙走过去,然后嘴唇对嘴唇,算是盖了章。交换了口水,也交换了热气儿,一呼一吸间,雪花都变作雨滴。

马龙被亲了个七荤八素,眼睛湿漉漉,含情脉脉睁开,才发现张继科背后翅膀出来了。

给激动的。

羽绒服被生豁开俩口子,一片一片的往外头掉毛。白的,乍一看和雪花混作一堆。马龙吓得赶紧冲张继科一推手,

“快!意念!”



食堂饭菜其实不难吃,尤其早上师傅会蒸热腾腾的大包子,肉馅儿菜馅儿都好吃。有时师傅心血来潮,创新过“胸是炒鸡蛋”馅儿的。马龙早起给爱睡懒觉的张继科揣了俩,马龙觉得还行,兴致勃勃从怀里掏出来,还热乎,冒着烟。张继科吃了口一皱眉,吐了。

跟大小孩儿似的,挑嘴。挑嘴不行,要打屁股。

马龙瞪了他一眼,“爱吃吃。”一甩手把剩下的包子扔垃圾桶。

“本来就难吃。这味儿怪癔赖的。”本来就没睡醒,耷拉个眼,糊里糊涂往外冒青岛话。

“鸟语。山东土著。”

“山东话怎么了?”张继科一拍桌子,气鼓鼓肩膀一怂感觉翅膀又要冒出来,“你他么,你,你别太过分昂!”

“我看你挺搞笑,到底谁过分了!”

“老子才不稀罕你的包子。”张继科一撇嘴就不说话了。马龙冷笑了一声,扬长而去,留下了声清脆高昂的“混蛋”。

后来,张继科就再也没享受过马龙的早餐叫早。

正值冬训,忙的天天倒头睡,吵架的空也没有,就这么干耗着。说实话谁也不气谁了,想起来都有点好笑,只是搁久了,也没有契机和好。况且,张继科实在是憋狠了,别说亲亲小脸,摸摸小手也没有!有时候抬起头两人不小心视线相撞,马龙又在那儿装模作样,当他空气,一抬眉毛嘴一撅就不看他了。

别扭大王。张继科偷偷给马龙取了个外号。

天气渐渐暖和了,后来他俩怎么和好的,张继科也忘了,只是身上衣服一轻薄,两人的手就不自觉牵了起来,吃完了甜蜜的果子,便想来一个水果味的吻。还好找到了别扭大王的弱点,就是喜欢吃草莓。

张继科一面跟马龙分享自个儿嘴里微酸的草莓味儿,一面心里头一个人默默的后怕。如果马龙真的不理自己,该怎么办。

一定,非常,非常难过吧。

他加深了这个草莓味的吻,把马龙的舌尖渡了过来。你的舌头别走,你也不许不理我。他拉起手把马龙的人往自己身上箍,孩子气的举动让马龙笑出了声。

“以后不许不理我。”

马龙嘻嘻笑出了眼泪水,看东西都模糊了。重影下,他好像看到了张继科的翅膀垂在了后头,一眨眼就不见了。就,就像是他的幻觉一样。

嗯,可能真的是幻觉吧。



到要比赛的时候了,张继科却总觉得浑身不得劲,他是喜欢紧张点好的,可这回手脚冰凉的,心突突的跳,拍子握在手里总觉得不是自个儿的。

昨晚上就没见着马龙,微信不回,电话也没接。张继科想问问教练,最后只想想作罢。一边下蹲做着热身运动,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脸。没一会儿就开始比赛了,张继科仍然惴惴不安。

一局下来,不知怎么,他只是觉得很累,身体很重。汗流的不像话的多,直接进了眼睛,又酸又涩。他胡乱拿毛巾撸了下头上的汗,低头系鞋带,一抬头就有些晕了。眼里东西都看的模模糊糊,只剩下天花板上的白光灯是清晰的。耳边的声音都被蒙了一层纱一样,乒乓球在桌上弹了又弹,可他却听不大清楚。

他拿手擦了把汗,一个踉跄,就倒在了桌上。

教练员们乱作一团,全围了上去。所幸没有什么观众。队医急急忙忙拿了急救箱往场上冲,凑到了张继科的身边,却被张继科一手推开,踉倒在了地上。张继科猛的抬头,眼睛确是睁开了,但并未有聚焦。

吱哑一声,大门被打开。急急忙忙赶回来看张继科比赛的马龙看到的,正是张继科在众人面前露出翅膀的画面。



















评论(2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