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怀春不遇 【獒龙】 七 民国au

张继科一脚踏进马府的宅子,觉得脚下的地砖有些松动。他瞧想,如果马端详还在的话,肯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他已经一觉睡了过去,睡了个天南地北,权撒手不管了。张继科有点想笑,心情舒爽又轻松,但脸上还是维持着一派肃杀。

人来人往。姨太太哭声就没停过,哭的歇斯底里,被叫人带进了偏房里,可也没换来清净,隔了一道门,那哭声反倒更加清晰。

就像,就像那天马龙被他摁在卧房里折腾时,忍不住却不得不压抑的喘息,也特别的清晰,三不五时就在他脑子里回响。

张继科一下子觉得身子稍微有些热乎劲儿了,他搓了搓干燥的手掌,走上前去。

马晋还是那副打了通宵麻将的尊容,悲伤这种情绪在他那张脸上总显得不伦不类。脸僵了罢,于是马晋趁人不注意,肆意运动了下脸上的肌肉,叫做妖魔鬼怪也不为夸张,正好被走进来的张继科瞧见了眼去,着实把张继科丑的心惊肉跳了一把。

好在马晋一转身,已然恢复了庄严肃穆的模样,搭配着他眼下的青紫色的眼圈一同解读,倒也足以让张继科止了笑容。马晋过来同他握了握手,然后夹杂着叹息,慢慢的同张继科讲述他的丧父之痛,听的张继科直想打哈欠。马晋说着说着,脑袋一偏,仿佛要同张继科说些什么神秘的东西,拉的张继科凑近了些,张继科这才竖起了耳朵。

说了半晌,悠悠然的走了,张继科一人背着手站那儿琢磨,琢磨着琢磨着,他就琢磨笑了。说是要读书,马晋这是要逃个一了百了,卷着他爹留给他连带着马龙的那份家业,去英国坐吃山空了。可怜的马龙,这会儿估计还在灵堂那儿哭爹喊娘呢。张继科想起马龙,就变得迫切而兴致勃勃了。

锃亮的军靴走在地上,啪嗒啪嗒发出金属的泠泠之音。踩的还是那雕了花的桃木板子,可他不再胆战心惊,只管敞亮的踩,感觉自己,就像踩在了马龙那张漂亮的脸上。

他不再是吃喝玩乐无所愁苦的马家二少爷了,等过了头七,他就会变成守着一栋空宅子的丧家犬,和他爹的灵魂呆在这地儿。他偷偷从门缝里看过去,马龙一个人跪那儿,身子本来就不胖,这会儿看上去更为清孓孤单了。张继科敲了敲窗桠,马龙只是晃动了下身体,并没有回头,“进。”张继科提胯进了房门,

“节哀顺变。”

门未关上,光线一股脑闯了进来。马龙被光线晃了眼,低头闭上了双眼,嘴唇干燥的起皮,失了血色。

“不需要你假好心。”马龙平日里的那副得理不饶人的小模样,看来,是需要他细软的嗓音加持,这会儿声音粗哑,听来竟然多了份气势。可张继科一点儿也不怕了,少了对马端详的忌惮,张继科怎么瞧他,怎么觉得像是被拔了牙的猫,连龇牙咧嘴都露了怯。

于是张继科又踏着他那动静极大的靴子啪嗒啪嗒走了。马龙听着那鞋子声音渐渐远去,心里,竟无端生出了不合时宜的酸楚。

连张继科,都不愿陪他多说两句了。

那脚步声,由近及远,又走远及近,是绕了回来。手里是不知哪儿摸出来的一碗水,张继科伸手就将碗沿贴在了马龙紧闭的嘴唇上。

马龙没有张嘴,于是他灌了一大口进嘴里,然后弯下腰狠狠捏住马龙的下颌,一口一口的将水渡进了马龙嘴里。一口水渡完,张继科也渐渐起了玩闹的心,舌头一圈一圈的在马龙嘴里进进出出,最后还是盯上了开裂的嘴唇,拿牙齿有一下没一下的咬,最后尝到了血腥味儿才满意的停了。

张继科直起了身,胯下刚好对着跪立的马龙的脸。他故意向前耸了耸,几乎要碰到马龙高挺的鼻梁,然后大手拍了拍马龙被他捏红的脸颊,“你老爹死了,你跟我走也行”。说罢,往地上扔了张自个儿宅邸的地址,两步变三步得意洋洋的走了。

他没有回头。

所以他没有看见马龙盯着他,阴狠瘆人的,起了杀机的眼。










评论(1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