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鸽你但爱你

【卜岳】悬而未念 一

高中校园师生au,人物与他们无关,与我本人的yhsq有关,月老师太伟大了




——————————————————————




预备铃响的时候,岳明辉已经站在讲台上翻开教材准备讲课了,他的左手边放着一个保温杯,里面泡着胖大海。右手边是一整盒全新的粉笔,投影仪没有打开,他上课从来不用投影仪,全靠生讲。


就这个时候一个大个子风风火火地进了教室,手里提着一大摞教材样子的东西。


“报告!”


岳明辉歪头看了大个子一眼,那摞材料看着就重,被塑料绳绑起来,大个儿拎地手都红了,还不知道撒手放地上。岳明辉没好气看着他。


“岳老师,这是李老师让我帮他拿的。”大个儿穿了件背心,校服外套围在腰上系了起来。岳明辉是他们班主任,年轻又帅,但其实贼严格贼凶,还特别能叨叨,但是他们挺服他的,他的课谁都不敢迟到。


大个儿话音未落他自个儿就反省了起来。全年级都知道岳明辉和九班的李老师不对付,见了面就要掐架。最近好像是因为评优秀班集体的事儿,俩人闹的不可开交,见了面都要互瞪三个来回,卜凡觉着自个儿这话说的简直就是在找骂。



“手上什么东西?”


“九…九班的心理,心理健康辅导材料。”


“把东西扔外边儿,你进来上课。”岳明辉戴了黑框眼镜,度数深,镜片厚的看不清他眼睛。他抿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热水,又掖了掖书页。


“可是李老师说…”大个子似乎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妥当,死拎着重重的材料不丢手。


“谁是你的班主任啊?”岳明辉窝了一肚子火,“你去九班吧找你的李老师吧,别来我这儿!”说完他似乎觉得不解气,又补了一句,“咱们班的材料还在办公室没人拎上来呢,人家班的你倒是积极。”


大个子惺惺地把材料放墙角了,低了头不说话,自己罚自己站,头快顶着天花板,抬手就能摸到电风扇。老岳发火了,全班没人敢说话,全都低头装乌龟,思考中午去食堂一楼还是二楼。他们班学生私底下都叫他老岳,当了面都规规矩矩喊岳老师。


“进来呀!我让你罚站了吗?卜凡同学!”岳明辉这一回真没好气了,感觉在压着火,随时都会爆发。


坐在倒数第三排的灵超和班长磊子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什么,被岳明辉一拍讲台吓得半死,赶紧正襟危坐起来。卜凡趁乱溜回了自己的座位。经过灵超那儿的时候还做了个鬼脸。


“我知道你们尊重所有的老师,但是,但是,”岳明辉本来想说有的老师他就不是个好东西,比如九班的李振洋李老师,话到嘴边又修饰了一下措辞,“但是咱们班的有些学生,别去给其他班的当跑腿的,还耽误了上课,这种事情在我这儿就不允许!人老师为什么不让自己班的学生跑腿?人就是希望自己班的学生,都把精力全部放在学习上,不要整些个花里胡哨的东西。别以为高考还早呢,明年这个时候,你们就要……”


底下学生交换了下眼神,得,老岳又开始了。彼此看完再揶揄地瞅下罪魁祸首卜凡。罪魁祸首本罪已经闭上眼睛要睡着了,一双大手特搞笑挡着脸,以为这样别人就不知道他在偷偷睡觉,手上还全是刚刚拎东西勒出来的红印。


讲台上的岳明辉还在叨叨,伴随着电风扇的嗡鸣声,周围还有人喷了花露水,闻着有点刺鼻,又有点凉爽,卜凡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做起了半真半假的梦,梦到岳明辉揪住他的耳朵不让他睡觉,喊他上讲台做数学题,梦到磊子偷偷在下面告诉他答案,答案是17,他为什么梦到这个数字?可能因为今年他刚好十七岁吧。他梦到刚刚李老师跟他说的话,


“大高个儿,唉,说你呢,那大高个儿,你来一下,帮我把这材料搬上去,我就告诉你一个你们班主任的小秘密。”


卜凡睡的很沉,但是他心一动,就从梦境里醒来了,现实里岳明辉已经停止叨叨,开始讲他的卷子了,并没有让他上去做题,岳明辉是个英语老师,怎么可能让他做数学题,他的梦简直毫无逻辑,而磊子也没有偷偷告诉他答案,磊子正在奋笔疾书记笔记,上次他考了全班第二十二,他很害怕因为成绩退步被“革职”。但是,梦里有一件事是真实发生了的,就是刚刚他下楼灌水的时候,李振洋答应好他,要告诉他一个岳明辉的小秘密。


岳明辉。


小秘密。


这两个词单独拎出来,已经让十七岁的卜凡悸动的不行了,组合在一起呢?一个岳明辉的小秘密。他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岳明辉,清瘦,学究,话唠。


还有可爱。卜凡真觉着老岳可爱,睫毛长长的,戴个大眼睛,脸小,脖子细长细长的,腿还不如自个儿胳膊粗,还整天觉得自己忒爷们儿,幻想自己是个肌肉男。多可爱呀,可爱的让卜凡觉得自己没救了。


卜凡赶紧低下头,不敢看老岳了,脸蛋却鼓了起来,憋不住偷笑了。


“笑什么你,卜凡,还笑?”岳明辉今天像是吃了枪药,“我看你就是傻,刚还没批评够呀,你看你手红的,手拎的疼不疼啊你,再傻乐。”卜凡攥紧了手,把勒痕藏了起来。


一下课他就飞出去了,拎着那摞教材奔九班门口,结果发现九班也没下课,肩膀被拍了拍,“哟,大高个儿,拎上来啦。”


“李,李老师。”卜凡把材料放在了门口,“我走了?”


李振洋又眯着眼笑了,“说好的你们岳老师的秘密不想听啦?”


“想,想听。”


“好,那我告诉你吧。”李振洋压低了声线,坏笑坏笑显得有些不怀好意,“你可别告诉其他人啊。”


“你们岳老师呀,别看一本正经的,其实他技术特好,很会骑。”李振洋像是什么老巫婆一样,端着的魔法药罐子里攒着坏水,却又让人不得不掉进他的药罐子里,每一句话都特别恶毒,却又让卜凡特别想听。


“什,什么?”


“咳,不懂呀,不懂就对了,去好好学习吧,不好好学习,你们岳老师该伤心了。”说完,李振洋笑眯眯拎着材料进自个儿班里了,留下卜凡一个人傻乎乎站在门口。









评论(15)

热度(76)